笑裂胜花

记一个脑洞

普通人卷入神奇生物家族情仇,看着一堆狼人,吸血鬼,怨灵打来打去不干脆,妖怪打架凡人遭殃,丧气爆发,直接放大招把幼年期神奇生物全部干死,一集he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小蜘蛛和死侍在一起的时候也有些不太正常😂

我今天就要吹爆贺总!!!太tm帅了!!!!抱怀杀真是让人无力抵抗!!!!本毛毛妈妈今天就心甘情愿的把毛毛交给你!!!!

脑洞

小姑娘原来是和朋友们打赌输了被骗到一个在山上的旅游景区的,谁知道这个山很邪门,有一群邪教组织,而且对小姑娘有莫名的敌意。然后小姑娘在山上逃跑的过程中被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御姐和一个老顽童一样的老大爷救了。两人带着小姑娘下山住到城里的一个酒店里,小姑娘心大,跟着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两个人一段时间还和人家成了朋友。后来突然有一天御姐离奇死亡,没过多久老大爷也死了,小姑年对两人的死很伤心也很迷茫。然后小姑娘从老大爷给他留的东西里得知,原来老大爷是个快死的人,一直靠和年轻女性的交合维持生命,但是那个被吸食生命的女人会死的很快,御姐是老大爷最后一个仆人了。这次救小姑娘是因为两个人感觉到御姐要死了,所以御姐和老大也来找下家,在山上就盯上了小姑娘。但是后来老大爷和御姐跟小姑娘相处出感情了,觉得自己都行将就木了,就不想祸害别的人了,老大爷不想对她下手。御姐死了,没人给他提供生命,老大爷也感受到自己快死了,就给小姑娘留下了真相和自己这么多年收集的宝物。小姑娘知道真相后很伤心,但是也没办法,于是就带着两人留下的东西走了。而且怕被发现身份连垃圾都不敢留下一点。回去以后小姑娘接着上学,毕竟还是个学生。但是上学上着发现身边的人越来越不对劲,直到有一天学校里莫名其妙爆发了一场大混战,所有人都打起来了,打着打着一部分人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丧尸,到处咬人,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丧尸。最后只剩下一小撮人没变,但也一直处在被追杀当中,小姑娘就是其中一个。后来小姑娘在逃命过程中发现自己不怕被丧尸咬,而且那些丧尸好像都很怕她。在她帮一个人赶走追杀的丧尸的时候,她恍然觉得自己是这些丧尸的同类,只不过比他们高级一些。小姑娘其实不是普通人,她生在一个大家族里,她母亲不是正常人类,是魔龙族的。小姑娘一生下来她妈就死了,她从小就是半魔龙半人的样子,没多久就咬死了伺候她的仆人,并且吃了他们的尸体。家族的人对她又怕又厌恶,她没多大就把她驱逐出家族,小姑娘后来一直一个人过得很辛苦,而且好不容易才改掉吃生肉喝血的习惯,对于那些不好的记忆也想方设法的消除了,给自己按上了父母双亡的孤儿设定,这次如果不是丧尸事件的爆发,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次激发这些记忆。于是小姑娘就带着幸存下来的人杀到了学校大门。然后……然后我就醒了……

脑洞

“事实上来说,这是一场以柔情蜜意为诱饵旳伏击。以你和他之间的一切维系为代价,做了一个圈套。你向他索要注意力,他就给你注意力,被冲昏了大脑的你就这样一头冲进他的陷阱中。你俩之间必定会爆发一场战争,什么是导火索,以什么形式进行,这些都不重要。”

“但……”

“谁也没想到他会以这么决绝的方式来展开这场战争……”

“一场伏击。”

“好吧,一场伏击。当他把你当朋友时,他拉你入伙,给你绝对的控制权,允许你影响他,甚至无条件的信任你……”

“我不这么想……”

“是的,就是这样,只是你们的方式不太一样。但是当他决定把你踢出去的时候,对他来说,你们之间的一切感情维系就已经被他单方面切断,这是的你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不合格的投资人。在他知道你冻结了账户的那一刻起,你已经被他判出游戏了。”

“……”

“我一遍遍的梳理你们之间发生的故事,试图从中找出矛盾的源头。”

“找到了吗?”

“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一开始?”

“你在质证会上说过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事实上,你心里清楚不是这样的。他对你来说是特殊的,你之前从未和这种geek做过朋友,所以你也想当然的认为你对他也是特别的。但事实上,你知道他有其它的朋友,你也不是最好的那一个。”

“你现在是在指责我的自大吗?”

“不完全是,就像他说那对兄弟的话,他们之前过的太顺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受到真正的人生的挑战,你也是。你和他之间完全不同,他也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或许比不上你,但他本身就是一个天才。他同你做朋友,是想要站在一个同等的地位上……”

“我不是吗?”

“他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你站在家族的位置上。他不寄希望于家庭,而你却背着整个家族的希望。他是自由的。”

“……而我不是。”

“回到原来的话题,你与他矛盾的根源就在于根基的不同。他把这当成改变世界,改变自己的未来的希望。而你的背后站着一个保守的家族,无论你是否重视他,家族只会认为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一个游戏。

还有就是性格。Mark的性格中最突出的部分也是他最尖锐的部分——执行力,当他决定了一件事时,他会立刻去做,没有犹豫,所以当他和艾瑞卡分手后直接做了Facemarch,当他发现你冻结了账户后立刻决定把你踢出去。

你和他的性格很相似,克瑞斯蒂烧了你的床以后你立刻和他分手,发现被埋伏后立刻做出反击。这是你们十分相似的部分,但是针尖对麦芒从来没有好下场。”

“我倒是没有想过这些。”

“所以我想如果想让你们和解,必须击溃你们其中一个人性格中尖锐的这一部分。”

“是我吗?”

“……是的。”

“为什么?”

“我也想过,但是Mark比你尖锐太多,且除了Facebook外几乎没有顾虑,但你不一样,你的顾虑太多,让你放下这些顾虑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在和家庭和解之后,你放下了家族的事务,开始专心自己的打拼。我试过很多办法,外部制造条件……”

“等等,那些事你干的?”

“什么?飓风,海浪?当然是我,除了我还有谁?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在我一次次的把你推近死亡的时候,你变得更加疯狂的去追逐这些东西,你甚至在追逐死亡,我无法知道到你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想到了什么,但是无疑,这种想法诱惑了你。”

“你不应该先为你把我推向死亡道歉吗?”

“什么?哦,当然,对不起,但我知道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我甚至还尝试过精神干扰,让你深陷PTSD,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这类病情是我所无法控制的,这才是我应该为你道歉的部分,我没想到你的固执也很可怕。在此前的几个世界中,你一度走入自杀的绝境,在这种情况下你也拒绝提起Mark,拒绝他的一切帮助。”

“你知道为什么吗?”

“什么?”

“官司之后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冻结的账户吗?事实上我很早就明白了我当初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但是让我不能接受的是他的背叛,所以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愤怒当中。

后来我明白了,我的愤怒来源于我对他的爱,我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同等的爱,但是我失败了,一败涂地。我不能接受的是他的欺骗,其实是不能接受他对我的爱的背叛。我不愿意再见他,因为我害怕再次直面我曾经爱着的那张脸,他只是站在那儿我就无法承受那种痛苦的冲击;因为我觉得我是错误的,当然他也有错,但是他是Mark,他一直都是这样,我却从没想到,我妄图得到他的爱,再次见他让我感到曾经的自己是那么的愚蠢,我对他也充满了愧疚,我不该把他拉入我个人的情感漩涡之中。

你好奇我到底在濒临死亡时想到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濒临死亡时人生如同走马灯一般回放,一张尖锐刻薄又无辜的脸不停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吐出一句句或甜蜜或尖酸的话,但无论是什么都让我感到痛苦又无助,这或许是我追逐死亡的原因,也是我爆发求生欲的理由。

我可以承受我一个人的痛苦,但两个人的纠缠实在让我无力招架。我想即使没有你的精神干扰,我也会陷在严重的精神困扰之中,无法对任何人诉说,早晚也会走入绝境,但我明白,我不会去找他,那只会加速我的死亡。”

“我不知道你的想法……”

“神也无法控制人的思维不是吗?”

“该死的,我应该把查尔斯带来……”

“什么?”

“不,没什么。这么说你们不可能和解了?”

“我不知道,但目前看来,或许我愿意和他谈谈,但他我不知道。”

“还有转机就好……”

“那么我们这次洽谈结束了吗?”

“我想是的,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吧。”

“我会的。”(笑)

看了第二遍TSN的我开始对人生产生怀疑了